Hulburt

约稿加微信DDGLB1115

时间越久越是看不清自己……看着那些在时间中一点点氧化的颜料,那些渐渐挂满蛛网的笔刷,硬得像砖一样的压缩海绵,铲刀上浅浅的锈迹……所以我其实是谁呢?
我想不起来了……只记得好像有什么人,在某些岁月里陪过我,在某些我只有纸笔颜料的岁月里……那个人是谁?她是个女孩吧?
我记不起来了……
但我猜,离开我之后生活应该过得很幸福吧……

因为不能逃,也逃不掉……这个世界并没有为我这样的人留下多少迂回的余地……所以只能向前……直到精疲力竭,直到皮肤和毛发伴随着骨骼一并化为灰烬为止……

失语症

仅仅只是因为我想活下去……
不再被噩梦侵扰
不再被情绪挑动

仅仅只是想好好的……
活下去……

一睡不着就会想很多奇怪的问题……
存在反社会型人格障碍的精神病罪犯,在实施犯罪的心理过程或许就像夏娃偷尝禁果一样……

他们总会在脑海中反复的自导自演着某种情境,例如复仇的片段,但每当幻想结束,总会清晰而深刻的意识到需求无法被满足
但又始终不可遏制幻想的欲望……在周而复始的清醒与迷惘中,需求战胜了人性……
就像是不断淬火的金属最终碎裂……

继而成为了某些更为纯粹和超越认知的本性感受,在满足需求的那一瞬间,接近了某种神性……

时常会回想近几年发生的事情……

颓废过,荒唐了一年多没去高考忙着恋爱
后来也努力过,曾经离梦想很近,近到我都能感觉到那扇门打开吹来的风
然而在最后一级阶梯上失手了……

然后被挚友出卖,诬陷……所幸都活下来了……
于是翻了个身打算再爬起来……

却在一切都感觉不错的时候,被心爱的人捅了一刀……
人生总是这么反复无常,看似感觉不错往往下一秒就崩塌了

然后继续颓废,酗酒度日……
酒精,烟草,大麻也都算碰过……
开过煤气,跳过楼,印度洋里淹过水

几个月后的某天晚上终于在所有负面情绪的堆砌下,爬出了那个泥潭,想试着活下去……
于是做过老师教过书,现在又在影视公司做美指
办公室政治也曾一度让人想放弃
又谈了场恋爱,认识了新的人
受邀参加了画展,也有人捧场买过画

总说要稳重要淡定,再谨慎一点小心一点

但终归到最后
无论遇上了什么样的人,摔过怎么样的跟头,扣过什么颜色的帽子
活下来了

无言 无烟 无厌 无颜

不生不灭 不垢不净 不增不减

那美好的仗我打完了,该行的路行尽了,当守的道守住了;从此之后,自有公义的冠冕为我留存……

诚如凡人所言


越接触便越是觉得某些事情变得越来越无趣了……
或许本身我也不是多有趣的人,但偶然想起来还是会觉得如今这个时代想把事情做好的人越来越少了

我需要点时间来慢慢适应在这里倾诉的感觉……


近期一直犹豫在揭露真相和明哲保身之间,逐渐开始变得虚伪,狡诈,或许这是生存之道,而我们大多数人在这之中逐渐迷失了……
诚然,那些还保有些许智商的人,或许还能找回原路
剩余的,只能祈祷你们在接下来的迷失中不会变得疯狂……


偶尔还是会善意的考量着这些无奈的事情,暗自期待或许会变得有意思呢?当然如果剩下的这些善意还没被消磨殆尽的话……

我这人生来就很谨慎,些小的失信便永远保持着戒心了,并非容不得差错,只是容不得愚蠢而不自知……





无知的领袖啊……
愿你还能有些许的良心